劉偉強《片場職人》 (香港)



著名大導 #劉偉強 是攝影師出身,《#龍虎風雲》、《#旺角卡門》等香港人耳熟能詳的電影拍攝均出自劉大導之手。其後執導《#古惑仔》系列一炮而紅,而《#無間道》上映是縱使沒人看好,但最後跑出亮麗票房成績,無人能及!

今次《片場職人》就請到#劉偉強同觀眾分享多年的電影旅程。


談夢想

做導演是我的夢想,第一天做攝影小工已經指望著當導演。因為導演是整部電影的領導者,這也是我入行的方向。我經常用「幸運」來形容自己,擔任攝影師的時候是八十年代、九十年代,那時候香港電影行業市道非常好。還記得那時候一年平均拍三百部電影,巔峰時候一年拍四百多部,當中我的成名作《龍虎風雲》、《旺角卡門》等也是那個年代的作品。


談個人風格

當大家有機會回看時,會發現我的攝影風格與當時大多數攝影師不同。我採取手提攝影,畫面會比較晃動。燈光方面比較藍一些,紅一些,比例會強烈,這也是我突圍的方法。然後,拍了好幾部,我再去思考怎樣突破。別人覺得你是可以拍電影的導演,但是你怎樣突破呢?做導演就是要找題材而去吸引觀眾。當時,我只是想拍一部好看的電影,票房好的電影,觀眾喜歡的電影而已。


談《古惑仔》

當年古惑仔是很流行的漫畫,我看了古惑仔漫畫後,我覺得可以拍電影的。然而,古惑仔始終是黑社會,有些對,有些錯,需要思考怎樣去處理這種篇章。此外,還要去思考這套電影採取什麼的語調,整個攝影的風格與導演的手法對於這部電影相當重要,才可表達到一種非常獨特的電影力量。當時我考慮了很多方法突圍而出,怎樣令自己成名。

坦白說,拍古惑仔開鏡前沒有人看好,很多人說不行,說香港人拍黑社會片拍十幾二十年吧,換言之,你要承受這種壓力,然後再花上很大努力去突破,因為古惑仔電影,不論在拍攝方法、演員演技方法以及視覺上的衝擊,是我一大突破。這部戲是我用盡這麼多年的攝影技巧去突破。拍銅鑼灣,我可以大膽地說,現在的人再去拍也沒有我的好。運用手提攝影的方法,已經達至所謂「機人合一」,好像我拿著把劍亂舞,已經達至這樣子的狀態。

後來上畫,我還記得是一月中,那時候都很害怕不成功會怎樣?那已經是二十五年前的事,我還很記得。到下午我們已經很興奮,票房一直線上,我們行去嘉禾戲院,沿路已聽到「風聲渴淚」,當時接到晶哥電話得知票房有九十多萬,大家一起歡呼,震翅高飛,之後便去慶功。那時候的心情,現在仍然很興奮,代表著我們爭到一口氣。


談《無間道》

我常常把「幸運」掛在口邊,我以這種心態去思考這件事,心知未必組合到,怎料到可以組合這麼多位影帝一起。當時我想尋找回當導演的感覺,然後《無間道》劇本便出現我面前,當然那時候劇本仍未成形。是我推動大家把劇本弄好,我覺得《無間道》可以拍得,因為故事也吸引特別,通常是卧底潛入黑社會,黑社會潛入警察比較少見。大家都有一種推動力,希望這部電影一定要拍好。無論台前幕後、華仔、偉仔、志偉及秋生,有一種無形的推動力。如果這部戲不成功,我們便要轉行。

我還記得《無間道》上畫,同時有套電影亦講述卧底故事,票房只有四千港元,當時大家都很驚慌。幸好,《無間道》上畫那種感覺像古惑仔第一集。首影在時代廣場舉行,之前已醞釀著一種「無間風」,首影完場後電話便來,真是有一種興奮的感覺。然後還有一個更大的迴響,甚至連荷里活都買回去翻拍,這個便讓我更高興,不單跳出鯉魚門,其他地區也相當矚目,連荷里活都買回去翻拍,導演是馬田,你說多高興。《無間道》對於我來說很重要,對於香港電影亦然。那時候那心態及使命感更大,因為以這部電影殺了一條血路,大家對香港電影亦有多點信心。

獎項與成就
第40屆金馬獎最佳導演、第2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、第8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導演、第2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。
個人檔案
成名作《龍虎風雲》、《旺角卡門》、執導《#古惑仔》及《#無間道》系列